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「性福」的摄影师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「性福」的摄影师

      

(之一)

我对摄影发生兴趣,是自从看了花花公子的美女照才开始的,去年秋天,我参加附近一所大学的摄影课程,在这个课程之中,我接受了许多堂不同的训练,其中一堂课程是室外的人物摄影训练。

我的模特儿是南丝--一位美丽的女郎,我知道一个亲切、沉默的男人会让女人觉得安全感十足,但是不会让她们动心,而且我看起来相当的平凡,也没有攻击性,所以南丝认为她相当的安全,而我只是为了拍几张不错的照片而已。而且我答应她,照片洗出来后,会再多洗一份给她,所以她十分配合。

她穿了一件蓝色的晚礼服,梳了一个配合服装的髮型,我光是为了她这个造型和特写镜头,就花了两卷底片,将她拍得极为动人。

接下来的课程是在教室中,我把那次拍的加洗照片交给南丝,她高兴得不得了,还把照片四处展示给其它同学看,这也让我得到许多人的讚美。

一个月后,我的一个同学丽丝,她主动找我为她拍照,我答应了她,要她在星期六下午带着她要拍照的衣服到我家来。

丽丝身材很高,而且非常苗条,胸部也不大,她默默地準备拍摄前的工作,我特别去租了布景和灯光,将我的地下室变成摄影棚。

一切就绪后,丽丝拿起装着衣服的小包包,说她要準备换装了,当我在装底片时,她走进浴室换衣服,当她再回来时,竟然穿了一件非常袖珍的橙色比基尼泳装!我惊讶得合不拢嘴,一直过了好一会儿,才恢复镇定继续工作。

我让她不停的变换姿势,花了两卷底片为她拍摄各种角度的照片后,丽丝又回到浴室换回原来的衣服,在临走前,她说鼠非常地感谢我,而且希望能儘快看到这次所拍的照片。

照片洗出来,已经是星期三了,我把相片交给她,她并没急着把装着相片的信封打开,她说她待会儿才要看,我可以理解她并不想让在场的其它人看到她的比基尼而流口水。

星期四,她来找我,再次感谢我为她拍的那些照片,又问我是不是愿意再为她拍一次?我答应了她,要她星期六再来。

星期六的早上,我再一次把摄影棚準备好,这次的心情比上次更兴奋自然是不在话下了,丽丝是十点钟到的,还是带着她那个小包包,没有多说什麽,她进了浴室换装,我一边把玩着相机,一边猜想她这次会换什麽衣服,我希望她这次能穿上另一件比基尼泳装。

当她回来时,居然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白色紧身衣。我儘力隐藏脸上的兴奋,丽丝解释她要拍一些特别的照片,让她的男朋友在出差时能记住她。

她躺了下来,侧着身子,一只手支住头,另一只手靠在身上。我可以透过这件衣服,清楚地看见她粉红色的乳头,而且在那神秘的三角地带,我可以看到一点点黑色的影子,不用多说什麽,我开始拍照,当我拍完第一卷底片时,她说她要去换另一套衣服,我感到非常失望,因为我想不到还有什麽衣服能有更好的景观。

五分钟之后,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袍,配上白色的丝袜再次出现在摄影棚,这件睡袍虽然不如那件紧身衣般透明,但是依然可以看见她乳头的印子,那件睡袍的开叉相当地高,我可以看见她的吊袜带。

她慢慢地躺了下来,我开始为她作特写,她每一次变换姿势,我都趁机从她衣服的空隙偷看她的胴体,而丽丝却不在乎。我走到她的背后,看到她的衣服因为躺下的关係而拉高,露出了毫无摭掩的整个臀部,原来她并没有穿内裤!

我的裤裆迅速地澎胀,我试着一边隐藏这个事实,一边继续移动脚步,这使得我相当痛苦,我又由后走到她的面前,她这时换了个姿势成跪姿,而且解开了衣服上的几个扣子,拉下左肩的衣服,将头靠在左边的肩上,专心地看着相机,我则一直按着快门,这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姿势!然后她又将身子趴下,露出她的大腿和吊袜带。

我又用完了底片,当我在换底片时,丽丝喝着身旁我之前準备的酒,然后又递了一杯给我,要我保守这个秘密,我觉得很奇怪,为什麽她是在拍完这些相片后才要我保守秘密呢?但是好像除了答应后,没有别的答案了。

她答应我可以自己留下几张照片,但是要把底片给她,接着她又表示,可以开始工作了。

她现在坐在椅子上,除了一颗扣子之外,她解开了所有的扣子,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我可以看到她的一个乳房,我马上按下快门拍了几张,接着丽丝的衣服又轻轻的往下滑,露出了她完整的胸部。

真是太好看了,乳房虽然不大,但是配上那粉红色的挺立着的乳头,真是好看极了,我简直像是看到了天堂!

她解开最后一颗扣子,将衣服全部脱了下来,然后盘坐,现在的她,除了身上的白色丝袜和吊袜带之外,什麽都没有!因为她盘坐,我看不到她的阴户。

在我拍了几张照之后,她换了个姿势躺了下来,在她变换姿势的时候,我看到她的阴户一闪而过,现在她的臀部看起来相当结实而且浑圆。最后,她翻过身子,用背对着我,然后回过头,看着摄影机,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她诱人的阴户!

她的阴毛看起来特别修剪过,我一直拍着,直到底片再次用完,我用最快的速度换着底片,不希望因此错过任何精彩镜头。当我换好底片时,丽丝又坐了回去,她这次将腿弓起,用手臂抱着她的膝。她说我可以来几张私人保存的特写,然后张开双腿,然后将两只手放在她阴户的两侧,我迅速地靠了过去,她用手将阴唇拨开,露出整个粉红色的阴户。

我真不敢相信,在丽丝文静的外表下,竟然如此热情,她将一根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中开始抽送,我则不停地按下快门。如此持续了一会儿,她又翻过身,将整个臀部呈现在我的脸前,我一直拍着她粉红色和褐色的两个肉洞,而她一直持续用手指抽送着自己的阴户。过了一会儿,她又翻过身来,我看见她的双眼紧闭,而她手指抽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我一直拍着,直到我的底片再次用完。

当我在换底片时,丽丝并没发现我在做什麽,一直用自己的手玩着自己的阴户,而另一只手则捏着自己的乳头,我拿起相机,捕捉她高潮时的表情,也拍下她高潮时,清楚可见阴户中大量涌出的蜜汁。

几分钟之后,她再度张开眼睛,有点脸红地看着我。现在她发现我裤裆中的异状,她告诉我,如果我保证不告诉她的男朋友我们之间的事,她愿意解决我的问题,以答谢我为她拍照。她又说她不会和我性交,但是她愿意用嘴代替。

她靠近我,拉下我的拉炼,将我的阴茎掏了出来,我的阴茎尺寸并不大,只有一般地大小,但是她显然很满意。她让我坐下,帮我脱去了裤子和衬衫,她慢慢跪了下来,将我的阴茎含进口里。

真是难以置信,她先轻轻地吸着我的龟头,然后越含越多,她的头上下移动着,让我的阴茎在口中抽送,有时还会用舌头舔着我的睾丸,她总是把阴茎整根塞入口中,然后再抬起头吻着龟头,然后再用舌头舔着龟头,而双手在阴茎的根部帮我打着手枪。

我的手又拿起相机,拍下她吸着我阴茎的相片,这实在太刺激了,所以我支持不了多久,射精在她的口中,她十分熟练地将我的精液咽了下去,我看着她温柔地舔着我阴茎的每一部份。

当我恢复说话的力气时,我向她道谢,丽丝要我向她保证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,而且还要把底片给她,然后站了起来走进浴室,换回衣服后走回摄影棚。我穿回裤子熄了灯光,她再一次谢谢我,轻轻地吻了我一下,然后离开了。

我向朋友借了暗房,用心洗着照片,这几乎花了我一整天的时间,因为我得确定每一张照片都洗了出来,而且我自己可以保留一份,我洗了两份,因为我必须把这些底片还给丽丝,我再也没有加洗的机会了。

星期一,我告诉丽丝,我把照片带来了,放在车上,她和我走到我的车旁,我将照片交给了她,她再一次向我道谢。我告诉她,其实我才该向她道谢,我还说,只要她想拍照,可以随时来找我。

星期二,她又来找我,她说她已经把照片交给她的男朋友当做生日礼物了,这个礼物让他非常兴奋,她承认她没有把自慰和口交的照片给她的男朋友看,因为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能受得了这种刺激。

我始终不能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,从此之后,我更喜欢摄影了。

(之二)

周末总是令人愉快的,大家都赶着手边的工作,想要好好地过一个轻鬆的假期。突然电话内线响了,是门口总机的小妹告诉我有一位曹小姐想见我,我想不起来有姓曹的一位女性朋友,既然人来了,便不得不出去看看。原来是一家广告公司的业务员,她们公司代理公车内的广告,刚好我公司里有一些新进的商品正在企划广告方面的事。

一面听她介绍公车广告的种种,一方面我发现这个小姐的确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,西装式的深色小外套里面,穿着一件鲜红的小可爱,白嫩的颈子上挂着一串闪闪发亮的项炼,胸口垂着一个不小的翡翠坠子,红绿相比,格外的显眼,坠子下方,高高的隆起,那代表她的胸围的确可观。

由于她是坐在对座,一时看不到她的腰身,不过从她的说话和一举一动中,可以证明她是个颇开放的女孩,于是激起了我的谈性,一聊聊到了中午,员工们都一个个地下班走了,我才发觉已经快一点多了,于是起身邀她一起去午餐。

到了餐厅,场地不同,谈的话题当然也不同了,我们互相交换自己平日的兴趣,她说她当过一段时期的模特儿,后来发觉自己的身高不是很理想,不容易出头,才放弃改做广告业务,我说我喜欢玩相机,尤其对人像摄影也有一些心得,就这样一拍即合。她主动的说下午没事,可以当我的模特儿,如果照得好,要送她放大一百寸的相片。

我的相机放在公司,说走就走,汽车一开往淡水去了。这时正是五月天,天气刚刚开始有点热。我到了白沙湾过去一点的海边,有一条破船放在海滩上,于是就在这条破船上消耗掉了两卷底片。到底她有过模特儿的训练,摆出来的姿式颇有专业水準。

我问她∶「敢不敢拍一些比较露的照片?」

她问我∶「要露到什麽程度?」

我说∶「随便,看你敢露多少就露多少。」

她脱去了外套,里面红色的小可爱竟然没有肩带,把整个肩膀烘托得粉玉琢一般。我发现小可爱是紧身的,紧紧地贴在她身上。近拍了四、五张以后,我建议她把里面的胸罩脱掉,她看了我一眼,笑了笑,便伸手到背后,从衣服里解开了扣子,拉出一副薄薄的胸罩,放进了皮包里。就在这时她的前胸多了两点突出物,我建议她不妨把衣领拉低一点,她也真的拉了一下,露出了一条颇深的乳沟,我从上方向下拍,把她仰起的脸和乳沟表现得特别突出。

拍了三、四张后,她说∶「要不要再拉低一点?」似乎她对她的身材很有信心。

我说∶「乾脆脱掉好了。」她说∶「不要这麽急嘛!」她这麽一说,我心中有数,一定会有好戏在后头。

在我想着的同时,她又把衣服往下拉了一段,这时她的奶头几乎已经要全部露出来了。又拍了两张,我真的按捺不住了,上前拉下了她的衣服,顿时两颗饱满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,她很自然地赶忙把衣服拉上去,娇嗔地说∶「你怎麽这样?」

拉上去的衣服并没有拉回到原来的地方,可以说只是用手遮住了露出的乳房而已。可是手小,遮不住两个乳房,反而像是用手托住了乳房一样,脸上一副似娇还嗔的神情更迷人,我赶忙说∶「好,就这样不要动。」

拍了一张后她的手突然张开,挺起了胸部,让衣服绕在腰间抬起头,眼睛看向远方,我想这样的表情太作做了,要她回过头来,看我脚尖前面,她反而蹲了下去,下身的迷你裙拉到臀部,两手臂向后撑起上身,于是整个上半身全裸露在我的眼前,隐约地还可以看见她裙底的黑色内裤,透明的质料中,显现出几根阴毛。当然这种镜头是不会放过的,我把一卷底片随着她转动的身躯消耗完了。

在装底片时,她问我∶「拍得满意吗?」

我说∶「你把里面的衣服脱掉,只穿外套会更好。」

她照着我的话做了,小小的一件外套包不住一对丰满的乳房,侧拍过去,带到一点乳头,乳沟也更美,我称讚她的确是一个很自然的模特儿,又问她∶「敢不敢拍全裸的镜头?」

她想了一下,回答说∶「从来没拍过,很想试试看,可是在这儿怎麽拍?」

虽然附近没看到有什麽人走过,远方还是有几个人在钓鱼,我想何不换个只有我两的地方,说声∶「走,我带你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。」

她拿起皮包,扣上了外套就跟着我上车,她的外套里面是什麽也没穿,低低的两颗钮扣关不住她坚挺的胸部,一边开车一边不时地向右边看。她也不问我要到那里去,只一味地说着她以前在当模特儿时的种种经验,我一点都听不进去,只在想,待会儿要怎麽教她摆姿式,拍一些真正能表现出这个女孩特色的照片。

车子开到淡水一家汽车旅馆,把车子停好,她下了车,我才问她∶「在这里拍好吗?」她说∶「来都已经来了才问人家?」

我笑了笑,打开后背厢,拿出了一盏八百瓦的闪光灯和两支三脚架,还有我最心爱的哈苏相机,拉着她上了楼。

汽车旅馆和一般旅馆最大的不同是在于室内布置,我选的房间里有超音波浴缸,而且整个浴室都是透明的,墙壁的壁纸以及床单也都是很典雅的花色,颜色很深,更能衬托出女人白晰的肤色。

我把她拉过来,轻声地告诉她∶「现在把衣服脱掉,去泡个澡,把身上所有被衣服勒出来的痕迹消掉。」她默默地点了点头,走进了浴室。

我找到了室内的电源,把闪光灯接上了电,加上聚光罩,再把哈苏像机也装好三角架和快门线。这时我一回头,从透明的玻璃看见她正在淋浴,戴着浴帽,让莲蓬头的水不断地冲着身体,乳头上的水向外流下来,像两条水柱。最令我吃惊的,竟然她的阴毛只有细细的一条,水沿着纤细的腰身,彙集到她两腿交集的地方,更使那里变得诱人。

我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,但是有点不好意思直盯着她看,到底偷看人家洗澡是一件不道德的事,更怕她发觉。我从相机袋里拿出了另一盏小型闪光灯,装上小三角架,当作补光用。在旋转螺丝时,还是情不自禁地抬起头看她一眼,偏偏这时她也正朝我看来,四目相交下,竟然我不知如何是好,彷佛是偷看别人洗澡被抓到一样的窘,她又是用笑一笑代替了回答,幸好玻璃上有不少的水气,看不太清楚。

几分钟后,她裹着大毛巾出来,我说∶「你先补一下妆,换我去洗澡。」

我进了浴室,想拉起塑胶布帘,可是一想,她都不怕我看,我难道还怕她看吗?

透过玻璃我看到她对着墙上的镜子,细细地补妆,突然大毛巾滑了下来,她的整个背完美无缺地呈现出来,这是以前写真集中最常见的镜头,可是在她的表现下,又似乎与别人不同,她稍瘦的肩膀与手臂所组成的线条,正代表着女人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,从斜背后看,手臂下只能看见一半的乳房,好像又比从正面看来得诱人。女人一生都在扮演美的动物,可是年轻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岁月,这种迷人的身材,到底又能维持多少年呢?拍写真不就是要把女人一生中最值得留念的美记录下来,这个女孩还真是值得大拍特拍。

我只穿着内衣裤走出浴室,到了她的背后,问她说∶「好了吗?」她拉着大毛巾站了起来,我伸手把大毛巾拿掉,她退了一步,用手遮着下体,我说∶「你的身材真是没话讲,等拍好冲出相片来,一定很迷人。」

我把沙发搬到中间,要她斜躺着,大闪光灯的聚光罩对準了她几乎毫无暇的身体。相机里装的是灯光片,而闪光灯前又加了色温纸,这样沖洗出来的相片会有不同的色彩,白的地方会因为带一点点蓝而显得更白,她鲜红的嘴唇又会更红,而且聚光灯会使整个背景变得漆黑一片,将人物的线条显得突出。

我不断地称讚着她的身材和皮肤,的确,丰润的皮肤、玲珑的身材、娇美的脸蛋,无一不是上上之选,嫩红的乳晕、修长的双腿,以及下面最奇特的阴毛,更是一般从外表上看不到的美色。刚才当她放开大毛巾时,的确让我心中大动。但是她却好像很在意地希望能够遮住第三点,我告诉她,这是为她这一生中最美的岁月留下珍贵的回忆,不要太在意一般习惯的想法,就像是以前作服装表演一样,把自己最好的一面,把上天赐与的恩惠全部表现出来。可是她说她到底没有在一个不太熟的男人面前全裸过,有一点怕。

我认为女人最美的眼神是在她情慾炽热时看人的眼神,那种眼神是一种对性的饑渴和希望受到爱抚的期望,可惜要拍到这种眼神却很困难,每个人一面对镜头时便僵化了,那种眼神当然也立即消失,尤其是模特儿不一定会对摄影师有情欲的感觉,所以以前参加过几次人体摄影,总是拍不到理想的照片。

我一边拍一边和她聊天,问她有没有男朋友,她说刚刚才吹掉了,可是失去那个男人也并不令她觉得可惜,因为那个男人根本是个好逸恶劳的家伙,现在想想真不值得爱他两年多。谈多了她似乎也把方才紧张的心情放鬆了,从沙发拍到窗口,又从窗口拍到床上,可是我一直觉得不满意的地方是她的乳头并不特别突出。

我趁着换底片的时候问她∶「你的奶头都是这样一半缩在里面吗?」

她不好意思地说∶「有时会突出来。」

我问∶「什麽时候会突出来?」我当然知道女人的乳头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会突起,一种是遇到冷的时候,一种就是在性交的时候。

她说∶「以前作模特儿的时候都是用冰块来冰。」

我打开冰箱,一看里面竟然是空空如也,只有两罐啤酒,而且啤酒还不冰。我说∶「待会要拍乳房的特写,能不能把奶头弄得突起一点?」

她用手指搓了搓奶头,好像并没有什麽效果,抬起头看看我,又低下头去用力搓她的奶头,我说∶「可能要我来搓一下才会有效。」

她害羞地看了我一眼,想说又没说什麽。我走上前,用手掌抚摸起她的整个乳房,剎时感觉到她的乳房软中带硬,那种男人摸到女人丰满的乳房的感觉,真的很难说得清楚。接着我以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搓着她的奶头,她先是低头看着我的手,挺着胸部让我摸,接着很自然地用她的手搭上了我的手背,我用两根手指搓起她的奶头,她突然哼了起来,我注视着她的眼睛,她也看着我,这时我发现我所期待的神情出现了。

我轻声的说∶「舒服吗?」她点点头,闭起了眼睛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沉醉在异性爱抚的快感中。我感觉到她的两个奶头都已经勃起了,可是情慾仍然不够,我问她∶「以前和男朋友作过爱吗?」她又点点头,我说∶「现在你就想着以前作爱时的感觉。」

她没有回答,随着我要求的动作,翻转着她的身体,镁光灯的灯光一次又一次地投到她的身上,这时她已不再遮着她的下体,我发现在她洞口的阴毛上已经沾满了黏黏的液体,她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饑渴。突然嘴吧动了一下,说∶「我┅┅我想┅┅」

我问她∶「你想什麽?」她还是像梦呓般地说∶「我┅┅我┅┅」一方面她一次又一次地抓紧我的手。

我放开了她的乳房,说∶「现在看着我,想着性交的快感,这是你最美的时刻。」我伸手按下了快门线,闪光灯一闪,好像又惊醒了她方才的梦,那种我捕捉了多年的表情又消失了。我连着又拍了两张,走到她的身边,问她∶「还想拍吗?」

她突然抱住了我的脖子,说了一声∶「吻我。」

我吻了下去,她将赤裸的身体拚命地向我身上靠,我下身只穿着一条内裤,立刻产生了变化,她的小腹摩擦着我的下体,更激起了狂涛般的性慾,舌头像搅拌机一样地在我嘴里翻搅,两手伸进了我的背心,不停地抚摸着我的背。我低下头,吸着她的乳房,她更大声地呻吟,我一手也探向她两腿的交会处,那里早已泛滥了。我摸了她的阴户,她更伸手拉下了我的内裤,蹲下身去,把我的阴茎放进了她的口中。